当你情不自禁哼起这首歌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导读

《我和我的祖国》应该说是几十年来最有影响的歌曲之一了。

(一)

2005年那个夏天,电视观众都被一个叫《超级女声》的节目搞得有些迷狂。

一个叫张靓颖的成都小妹妹,唱麦当娜,唱克里斯蒂娜,唱玛利亚·凯莉。一个叫周笔畅的湖南小丫头,唱陶喆,唱R&B。一个叫李宇春的成都小姐姐,唱拉丁曲风的歌。把那个夏天搞得如痴如醉。

2005年《超级女声》2005年《超级女声》

最后的决赛,选手们造型朴素,有一种洗尽铅华之感。靓颖妹妹穿了一件有点老气的灰色背心,唱了一首和整个夏天的曲风不怎么相同的歌。一开口,就引起了屏上屏下一片欢呼,她的嗓子可以嘶吼豪放,也可以细腻深情,那天,她唱这首歌,有一种款款之感,娓娓道来。

就这首歌,让靓颖姑娘又圈了好多大龄粉,我就听到我的一位快要退休的领导说,原来张靓颖唱民歌也唱的这么好!

我记住了她那天唱的歌的名字:《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民风浓浓的歌,唱响在时尚潮流的超级女声舞台上,竟如此和谐。

张靓颖张靓颖

其实这是一首老歌,写于1980年代,词作者张藜和曲作者秦咏诚,都是江湖老将。张藜是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的作曲,那首《篱笆墙的影子》曾经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的到处传唱,红遍大江南北。秦咏诚更是大名鼎鼎,1970年代曾经惊动了毛泽东亲自批示的电影《创业》,就是他作的曲,那首“青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红”的歌声里,是抑制不住的豪迈和深情。

(二)

不怕暴露年龄,我出生在1960年代。在那个进行曲环绕的年代,似乎每首歌都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我们走在大路上》《雄伟的天安门》《我爱北京天安门》。这些歌的旋律唱起来都特别激昂,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唱起来特别嗨!

到了1970年代,曲风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出现了一些悠扬一点的抒情歌曲,代表作就是《北京颂歌》,虽然在副歌部分还是走向了快节奏的激情路子,但是这首歌的前半部分特别抒情。听惯了进行曲的人们,一下子就被这首歌曲打动了,就这样被你征服。

时间大概是在1973年,歌坛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一批1930年代的老歌重新录制了,如《毕业歌》《到敌人后方去》《铁蹄下的歌女》《大路歌》《开路先锋》等,不过大多都重新填了词,组织了中央乐团合唱团和一些歌唱家来录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比如《开路先锋》这首歌,是1930年代左翼电影《大路》的插曲,大明星金焰唱的,那时还在百代录了音,出了唱片。聂耳的曲调写得很铿锵,配上有时代特色的词,唱起来也很上口。

再后来,抒情歌曲的歌曲就渐渐多了。到了改革开放后,曲风更是多元了,流行歌曲有了,歌星红了,从家里的录音机跟唱到专业的KTV麦霸,占榜首的总是那么几首情不自禁就能哼出来的歌。

(三)

一听到《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我就觉得和好多歌不太一样。分析它的词风、曲式如何,那是专家的事情。它能长期传唱,在我看来,最大的原因,是它的真挚。

其实音乐是非常微妙的,它可以用情绪代替理性,丰富人们的表达。若词曲作家,真挚地用心用情,作品便能流传,留存内心。

这让我想起了朱践耳先生。一提到这个名字,大家立马会想起一首歌,叫《唱支山歌给党听》。这是一首年代感很强的歌,是藏族歌手才旦卓玛的代表作,唱了一辈子。1960年代的电影《雷锋》曾经把它作为主题歌。其实,那时同样类型的歌很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动,许多歌融进了历史大河中,波涛变成静流。

朱践耳(1922年10月18日—2017年8月15日),作曲家朱践耳(1922年10月18日—2017年8月15日),作曲家

可是朱践耳先生的这首歌却留了下来,不说它旋律的简洁精巧,用最平稳简单的旋律变化,构成了完整的起承转合。只说这位上海长大的安徽才子那张朴素的脸,联上他的文章、经历,那个时代里一个艺术家朴素真挚,跃然在曲上,流动于旋律。

后来,朱践耳先生还写了好多作品。每年央视春晚之前,都会有一段预热画面,其配乐《节日序曲》就是朱践耳先生的作品,以至于,我经常觉得,整个晚会的音乐里最打动我的,还是朱先生那首真挚质朴的《节日序曲》。

去年在成都轻安,我听到了上海音乐学院的钢琴家谢亚双子女士演奏的朱先生的一个作品,是他为一个芭蕾舞《思凡》写的一个钢琴曲,用奏鸣曲式把一个小尼姑内心的各种灵动表达得有一种玄妙感,虽然是几十年前的作品,仍惊为天人,没有音乐上的大才,是写不出这样的旋律的。这位印象当中写激昂进行曲的老先生,在内心里还有好多灵动表达,他的《黔岭素描》《纳西一奇》,虽然和他写的很多歌曲有不同,但是有一条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才情和真挚的共生。

(四)

《我和我的祖国》在30年多后又火遍了大江南北,可能就在于什么样的演唱方式、什么样的表演形式,都可以来和这首歌发生关系。美声、民歌、流行,都能唱,独唱、合唱、快闪唱,都合拍妥帖。

对这首歌的演绎,唯一有争论的,恐怕就是天后王菲了。对王菲的演唱,听众的观点有严重的分歧——赞美如潮,毒舌四起。其实我相信王菲唱的很用心,很用功,很用力。唱歌是一种态度,一直以来,王菲的取胜之道,也是她的一种态度,不羁随性中又有一种较真。

有评论用她的吐字方法来说事,就像不能用吐字清不清楚来拿周杰伦说事一样,周杰伦唱歌的一切方法代表了他对这个世界是如何拆解。王菲把《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唱的很王菲,这是她的正确,不是她的错误。也许错误在于听众在听她唱这首歌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联想和位移。后来我想,其实,每一个歌手的类型其实是早已经定了的,王菲还是唱她的《心经》比较合适一点。

《我和我的祖国》应该说是几十年来最有影响的歌曲之一了。正写到这里的时候,川剧演员崔光丽发来了她唱这首歌的版本,第一段的唱法和李谷一比较相似,第二段就全部用的川剧唱腔来唱的了,还有点清音的味道,听起来竟然浑然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