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两天过2亿,香港武侠片的老式配方还能打么?

http://dajia.qq.com/original/24persecond/导读

热血奇情暴力和软性段子这种庸俗的商业配方永远有市场。

中秋节无事,自然想去看场电影,看了一下排片,没什么可看,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诛仙》。

电影《诛仙》的海报电影《诛仙》的海报

看完之后,惟一的想法是,哎,这不就是一部普普通通的香港武侠片么,何至于两天过2亿啊。和我们大学在旁边录相厅里看的武侠片差不多啊,甚至和1983年程小东独立导演第一部武侠电影《生死诀》也差不多啊。

永远的武林争霸,永远的正邪难分,永远的感情纠葛,永远的御剑而飞,永远的为爱挡刀,连里面的反派杀人的形式都差不多,轿子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恶人在地里钻来钻去,连男主角的衣服都差不多,都是一匹布围成围兜。

肖战与刘松仁的服饰对比图肖战与刘松仁的服饰对比图

至于男主角,程小东一定要用当时得令的明星,因为决定武侠片票房好坏最重要的始终是男主角。2019年他选择了肖战,今年才28岁,签《诛仙》的时候肖战还不怎么红,但暑期一部《陈情令》把他和王一博送上了顶尖流量的宝座,程小东是拾了一个大篓子。

现在的人多半不知道刘松仁、徐少强,但这二位在当年的香港可不一般,都是最红的大侠,刘松仁在演《生死诀》时刚好34岁,刚刚演过《陆小凤》和《京华春梦》的他在1983年正是香港当年大红的流量小生,两位男主角穿着差不多的衣服,中间隔着四十多年的时光,也是令人恍然。

电影《生死诀》的海报电影《生死诀》的海报

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爱情模式彻底变了,从两男争一女,变成了三女争一男。

《生死诀》中的两男争一女,主角用的是刘松仁、徐少强加张天爱,这位张天爱就是林青霞的前任,她是真正的富家小姐,父亲张有兴是第一位香港华人市政局主席,当过九年的立法局议员,张天爱是八十年代初期香港最被看好的女明星,1981年上过逾五十次封面女郎,签了二十多部戏,光是1982年她就在七部影片中担任女主角,但很快她发现自己不适合电影圈,1987年张天爱与邢李原在美国旧金山注册结婚,婚姻三年后结束,后来她又再婚过两次。《生死诀》中的两男争一女,主角用的是刘松仁、徐少强加张天爱,这位张天爱就是林青霞的前任,她是真正的富家小姐,父亲张有兴是第一位香港华人市政局主席,当过九年的立法局议员,张天爱是八十年代初期香港最被看好的女明星,1981年上过逾五十次封面女郎,签了二十多部戏,光是1982年她就在七部影片中担任女主角,但很快她发现自己不适合电影圈,1987年张天爱与邢李原在美国旧金山注册结婚,婚姻三年后结束,后来她又再婚过两次。
 《诛仙》中的三女争一男,男主角用的是现在的顶流肖战,三位女主角戏份平均,特别是碧瑶一角由流量女星孟美岐扮演。 《诛仙》中的三女争一男,男主角用的是现在的顶流肖战,三位女主角戏份平均,特别是碧瑶一角由流量女星孟美岐扮演。

这大概也是某种时代变化,从前的男人在争名夺利学武功的同时,还要争抢女人,而现在女人的地位得到大幅攀升,男人们依然争名夺利学武功,却已然成为各色精英女性争抢的对象,其中的幽微之处让人不禁莞尔。

让我倍感怀旧的是,《诛仙》是完完全全地地道道的老式港片色彩,除了拍摄手法类似之余,用的也是不避嫌的全套香港武侠片的班底,不但武行是跟随他多年的兄弟,就算是里面的大大小小的配角,也全是港台武侠电影行业里的老行尊,可以说,一部《诛仙》串起了八十年香港武侠圈。

首当其冲的是武侠世家出身的导演程小东。

众所周知,香港武侠片的兴盛得益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南下的海派电影人,程小东的父亲程刚是狂热的戏剧才子,1949年流落到香港时,赖以为生的是编剧,到1951年才执导了首部剧情片《断肠母子心》。

导演程刚导演程刚

六十年代,邵氏公司看武侠片卖埠,于是鼓励旗下导演开拍武侠片,张彻也好,楚原也好,都是这时候开始走红的,而程刚则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连武侠大导演张彻也说:在我辈导演中,程刚无疑是成功的好导演,他名气不如我和李翰祥,只是因为作品量少之故,李翰祥和我的作品里,老实说都有“行货”,而他绝对没有……没有一部片在市场上失败过,这也是少有人做到的。

回忆录《张彻》回忆录《张彻》

肉眼可见,程刚讲故事的细腻手法,还有武侠片中的日式剑戟片风格都被他儿子程小东完美的继承了,虽然一再被父亲说“没料”(广东话说没有真本事),但程小东的成就却远胜父亲。

他成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现在香港武侠片最受欢迎也最为出名的武术指导和武侠片导演,《倩女幽魂》《笑傲江湖》《新龙门客栈》《英雄》的成功他都功不可没,纵横江湖四十多年从末离席。程小东出名的好脾气,可能因为从小要忍受艺术家父亲的怪脾气和严厉管教,程小东行事极为低调和务实,也能和大部分大导演搭戏,他和徐克、张艺谋合作无间,自己也能单挑大梁,能编能导能武,是难得的武侠片全才。

导演程小东导演程小东

要知道导演想在香港拍武侠片,缺武术指导的帮助,根本寸步难行。因为武行的规矩大,类似于一个又一个的小型社团,比如刘家班,成家班,袁家班,导演如果没有和武术指导搞好关系,武打戏就根本立不起来,这也是为什么连李安这样的国际大导演都对袁八爷恭恭敬敬的,因为你离了他,根本就玩不转。

程小东本人是真正资深的武侠世家,谁有他的资历深?父亲是一代大导,他自己也从小就在武侠片场长大,因为父母在他两岁时就离婚,没有母亲照料的他从小就跟着父亲在片场混,十六岁即做龙虎武师,七十年代在电视台当武指,八十年代进入电影圈,南北走透,只要有武侠片的地方都有他的身影,这一行里的叔伯师侄,他统统有渊源。

武行里的人多半学武出身,讲辈份,也讲江湖义气,工作是拿命拼,也讲技术讲专业,是一个精密合作的专业领域,所以互相之间讲人情也讲互相提携,这大概也是我们能在《诛仙》里看到这么多香港武侠片的熟面孔的原因,因为全是程小东的旧相识,现在大家都要托赖他才能北上搵饭食,当然,他也乐得用武侠的老行尊,因为香港电影人最崇尚的,就是有用和高效。

除了导演是武侠世家之外,《诛仙》里满满都是各个代际的台港武侠明星,比如八十年代武侠片里常常当美女的陈孝萱演的素面师娘,在94版《倚天屠龙记》里演赵敏的著名女星叶童演七大掌门人水月,而得过金钟奖影帝在后来《神雕侠侣》和2015年版的《边城浪子》里做大配的帅哥男星邱心志演的是男主角的师傅田不易……

其中最值得说道的有两位,一位就是在七大掌门中扮演掌门人的正是六七十年代最红的武侠巨星姜大卫。

年轻时的姜大卫年轻时的姜大卫
姜大卫在《诛仙》里的扮相姜大卫在《诛仙》里的扮相

姜大卫和程小东类似,也是片场混大,也是龙虎武师出身,六十年代末期因为导演张彻的赏识而成为明星,1969年因为在《报仇》里饰演关小楼,获得了1970年第十六届亚洲影展最佳男主角奖,成为香港历史上第一个影帝。

姜大卫饰演的关小楼姜大卫饰演的关小楼

姜大卫至今还有很多年轻粉丝,这是因为年轻人们迷恋他和当年“香江第一美少年”狄龙的卖腐兄弟情。狄姜二人都是张彻的爱将,一共合作过28 部电影,在戏里,他们俩血海奔腾,生死与共,戏外更是好基友,不要以为磕CP是现在小孩子才有的事,当年的记者们同样如此,会写两位当红明星穿同一件衣服,住同一栋楼,同出同入。

狄龙和姜大卫狄龙和姜大卫

名作家亦舒当年是娱乐记者,她很喜欢姜大卫,于是这么怅意满满地描写过这对年轻的流量明星的友谊:

姜大卫是很谈笑风声的,他的好朋友狄龙就与他不同,沉默寡言。我们就说:哪来的一双对比,可是谈笑风声与沉默寡言,竟是一对好朋友。有时候沉默的那个开机器脚踏车,穿红衣服牛仔裤,姜大卫就搭顺风车在后坐,穿蓝衣服牛仔裤,好漂亮的一对啊,看见的人都说。

早期的武侠电影观众主要是男性,所以不大讲爱情,反而着重讲兄弟情,这成为基男腐女们意淫的根源。张彻导演后来气愤地在书里辩白自己绝对不是同性恋,但他镜头下的姜狄友情却永远地成为基圈某种精神图腾,这种男男CP一直有市场,流传到肖战和王一博这一代,已然五十年光阴弹指而过。

另一个更有意思的人是演苍松道长的徐少强,他是七八十年代的武侠影视剧的流量明星。

徐少强饰演的苍松道长徐少强饰演的苍松道长

徐少强年轻时曾在股票市场任会计,后考入邵氏公司,早在七十年代就常常在邵氏电影里扮演大侠。后来电影式微,电视兴起,他便签约丽的电视,因为一部现象级的电视剧《天蚕变》而大红特红,大侠云飞扬成为他身上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角色。而年轻的程小东就是《天蚕变》的武指,徐少强则是男主角。后来1983年程小东导第一部戏《生死诀》,身为大明星的徐少强义薄云天,助阵程小东,让年轻的程小东获得当年的金像奖提名,闪亮登场,所以这么多年来,与程小东也是老友鬼鬼。

说句老实话,香港的武侠片一直活在某种传统的套路里,同一个题材,他们总是拍了又拍,你数一下《新龙门客栈》拍过多少回了,而套路,也一直是差不多的,流量明星加热血情怀,加奇情故事、加软性暴力和软性段子。这其中,后面四者都有幕后控制,只有流量明星真的是靠明星魅力,以前的还需要流量明星有一点硬桥硬马的功夫,越到后来越不需要,因为有了威亚和特技,尤其以程小东为最,他是最强调美感和情调的。

所以现在有观众抨击《诛仙》用流量明星还真是有点好笑,武侠片向来如此,已经维持四十年了,当年的张国荣王祖贤不都是流量明星么,可以说是不变的武侠不变的流量明星。

只是武侠片的流量男星的更替也是非常之快的,他们很容易因为一剧而红,但也很容易迷失自己,因为大部分男星是武行出身,文化程度偏低,所以常常赚到钱以后就挥霍浪费,沉醉于酒色财气。

就像成龙回忆当年赚到第一桶金之后,买了七只钻石表,每天戴一个,买了五十辆车,停满了公司停车场。与狄龙齐名的年轻武侠巨星傅声就是因为开跑车出车祸身亡的,李小龙则是暴死于红颜知已丁佩的香闺,至于刘永、王羽则是因为暴力倾向,婚姻不幸。徐少强呢,也是女人缘太好,他本来又帅又红,但八十年代后期他慢慢沉寂,因为又是官司又是女人。他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叫雪梨,是著名女星米雪的妹妹,曾经无名无份苦等他好多年,也生下两个孩子,结果他北上发展之后,到底还是分了,现在他的女友是个八零后。

回到我们最初的话题,《诛仙》两天过2亿,这是不是说明其实老派的香港武侠片依旧能打。也可以这么说,虽然老式武侠片桥段老套,但桥不怕旧,最紧要的是,观众BUY这些,你就没办法,热血奇情暴力和软性段子这种庸俗的商业配方永远有市场。我选的这一场是下午五点,几乎是爆满,全场笑声,走的时候还听见有女观众说,哎呀,好好笑……

当然,更重要的是时机和运气。用这些老配方,程小东这些年拍下了不少扑街的武侠片,《诛仙》的票房好,不是因为电影好,它就是一部合格的程式武侠流水线上的商业作品。它最大的胜点在于它的运气太好了,它签了一个男主角,这个男主角在一个夏天里因为另外一部电视剧而突然变成一位顶级流量,受到粉丝们的强烈追捧,各种锁票包场行为不断,而又刚好撞中了今年中秋国庆没有太多商业片的竞争对手,这么长的假期,观众们家想要合家欢一起看吃爆米花一起哈哈大笑,没得选,还真的只有它这一部。

怎么说呢?这就是命啊。